当前位置:青城地图情感隐形眼镜式追星(什么是隐形眼镜式追星)
隐形眼镜式追星(什么是隐形眼镜式追星)
2022-09-23

有人认为,追星是私人的事情,但现在有位老师把追星带到了课堂上。宿迁一名小学老师公开组织全班学生为偶像明星肖战跳舞应援,还录下视频发到了网上。随后,当地教育局对该校校长进行了诫勉谈话,学校对当事老师作出停职停课处理,涉事老师也写了检讨信。

但事后让我们看看这名老师应援的偶像是怎么说的:“我希望所有人把学业、工作、生活,都放在追星前面。好好学习,认真工作,尽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,遵守职业规范和行业底线。”而且特别提到,“我不需要应援”。这对组织学生追星的老师来说,无疑是一种“打脸”。

在追星的饭圈有很多名词是圈外人不知道的,比如近日很火的一个词:隐形眼镜式追星,什么是隐形眼镜式追星?其实很好理解,我们平常戴的隐形眼镜有日抛、月抛、年抛,到了时间就会扔掉。很多人追星也是如此,喜欢一个明星,换了一部剧又喜欢另一个明星。这就叫做隐形眼镜式追星,那么还有哪种常见的追星方式呢?

佛系追星:不接机,不参与撕逼,不参与吵架,不控评,不反黑,不拉踩的一种、平淡追星方式,佛系,不仅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,更体现在对偶像的爱中!

军训式追星:自己磕糖速度慢一点,就跟不上产出的速度。很累,但还是恨不得24小时住在微博。整个人疲惫中透着亢奋,亢奋中透着疲惫。身体已经吃不消了,但是精神还是很活跃。就像军训一样,累并快乐着,这大概就是被自己磕的CP安排的明明白白的真实写照。

初恋追星:指的就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追星,也可以叫做初心。虽然现在很多人都双担甚至多担(同时喜欢两个或者更多明星),喜欢的明星也换了一波又一波,但最初喜欢的那个人,应该会永远在心里吧。

文盲式追星:相比于文化人追星时的华丽辞藻与情感把控,文盲式追星则显得情绪激昂却用词俗且单调:啊啊啊啊好帅啊啊啊啊啊,我爱他一辈子啊啊啊啊啊。当然,并不是说该生学历。或许有可能只是一瞬间被爱豆迷了心智。然后,九年学会的东西一瞬间全都被啊啊啊啊刷屏了。

军事化追星:通常是被拉进群,除了日常打卡,群里组织吹爱豆就冲上去放一群彩虹屁;爱豆出了新作品群里就没日没夜肝cut,仿佛在挣军功。我进的不是追星群,我进的是后援营。

当追星的迷恋心理逐渐失衡,事情就开始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。

如果追星眼里只有偶像,生活最重要的事也变成关注偶像而不是自己,这会强化一种不良的思维定式:“全或无”(All or Nothing)——

“除了哥哥,其他都不重要!”“我不管,我家爱豆干什么都是对的。”

这样的发言在狂热的粉丝中非常常见,局外人会觉得脑残,

但如果一个人眼中只有偶像一人,心中只有对这个人的强烈渴望,那么其他参照系都会消失,就很容易陷入极端的认知模式。

迷恋还可能在幻想和自我意识的投射中不断加码,走向病态。

正因为粉丝的迷恋是单向的,来自偶像的反馈是极度稀缺的,所以偶像的哪怕最微小的举动,也会被粉丝诠释出大量的信息。

偶像的一个小表情,一句小玩笑,都足以让粉丝疯狂。

同时,粉丝会把越来越多自己的想象寄托在偶像身上,极度放大ta的人设特质:有颜、有爱、努力、追求完美……

偶像的存在完成了粉丝内心飘渺的愿望的具象化。

对偶像的迷恋就这样改造着我们对现实的认知。

说起来有些残酷,但很多时候我们确实是靠脑补在追星的。

若这种自嗨式追星,大家也完全可以各玩各的,互惠互利,互不影响。

但是事情走到今天这种“无人幸免”的地步,是因为自嗨已经突破了边界。

粉丝用自己社会身份的支配优势满足个人的利益,就是一种以权谋私。

究其原因,还是迷恋过了火。

狂热粉丝已经完成了对自己的异化,追星这一部分现实统治了其他所有生活的现实。

为偶像无限制地献出全部自己的同时,也因为私人与公共领域的越界损害了其他人的生活。

私生饭的出现就是这个道理。

有人说,追星本质上是一种自我投射、自我想象,或是想象亲密关系,或是寄托安全感,又或是在ta身上投射了一种自己羡慕但得不到的性格。

每个粉丝都有自己的解读方式,就像一千个读者心中都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

或许这就是“圈地自萌”这一不成文规则的来源——你不懂我,没关系,我尊重你有自己的空间。

但现在,很多粉丝的“爱”是通过恨所谓的“对家”和“隔壁圈层”来实现的。

请问,这还是你所谓的“爱”吗?

曾经的追星时代,好像没有现在那么疯狂、那么市场化

在我们小的时候,追星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。

那时候我们带着耳机听他的磁带,在一本专属的小本子上抄写喜欢的明星歌词,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分享追星的喜悦。

那时候大家追星是买海报,买专辑,并立下誓言说,“我以后一定要赚钱去看一次ta的live!”

那时候,没有那么多的资本操作,流量担当不多,但是真正的艺术家不少。

那时候追星不是生活的全部,但我们却被许多好作品治愈着长大。

后来,追星变成了一场群体的狂欢,有了一个怪圈。

饭圈里各种魔幻现实屡见不鲜,就连不关注的路人看到都会带着点调侃说一句“贵圈真乱”。

现今在网上冲浪,我们也越来越容易被卷入一些莫名的舆论旋涡,真的很难再感觉到纯粹的追星快乐。

一会儿一个热搜、一会儿一场骂战,不是举报就是炸号,网友的戾气越来越重,平和探讨的空间越来越小。

而在如今这个追星怪圈里,做数据、打投、控评、氪金......等成了常态,

喜欢变得复杂,变成了一种不小的负担。

“不氪金就要被开出粉籍吗?”

“不买代言就要被定义为白嫖吗?”

“喜欢一个人,只为他的作品买单有错吗?”

“我没有钱,我不配追星吗?

诚然,粉丝为自己的爱豆掏腰包像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

可别忘了,粉丝也是人,粉丝也是消费者。

无论有钱与否,都有选择的自由。喜欢就是喜欢,和花多少钱没有关系。

别让道德绑架成为追星的阻碍,也别因此伤害了一颗纯粹的真心。

理智追星,让这份爱多一些纯粹。